‘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 first look: Mira Nair is back

Tue, July 24, 2012 7:30pm UTC by 1 Comment
‘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 first look: Mira Nair is back

And – do we need to say – with a loud bang! The Oscar-nominated filmmaker’s much talked about film 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 will open the 69th Venice Film Festival

Come August 29 and the internationally acclaimed Indian filmmaker Mira Nair’s much anticipated film 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 will open the prestigious Venice Film Festival. Produced by Lydia Dean Pilcher and presented by the Doha Film Institute, the film is a riveting political thriller about an ambitious young Pakistani man who, while chasing the American dream, gets caught in a hostage crisis and finds himself torn between corporate success and the pull of his homeland.

Adapted for the big screen from the best-selling novel by Mohsin Hamid, The Reluctant Fundamentalist features incredible acting talent, including Riz Ahmed, Kate Hudson, Kiefer Sutherland, Liev Schreiber, Martin Donovan, Om Puri, Shabana Azmi, Haluk Bilginer and Meesha Shafi, all playing interesting roles.

Nair, who is known for her rebellious filmmaking style and for the richness of her stories, has given us delightful films like Salam Bombay!, Mississippi Masala, Monsoon Wedding and The Namesake, to name a few, seems ecstatic about TRF. We can’t wait to watch yet another promisingly refreshing cinematic endeavour from her fertile mind.Subscribe to me on YouTube

  • Jahangir

    劉況 : 那誰煽動了民粹明報 2011年11月12日編按 本版專欄作者陳雲上周 3日 在專欄中 提到內地孕婦及外傭議題 談及香港不少左翼的泛道德主義言論 只令人在道德上挫敗而沮喪 並會 蒙蔽了民眾理智 令人無法理解霸權秩序 最終會成為維穩力量 今天 劉況寫作下文回應陳雲看法 兩百多年前 法國大革命數年間流行的口號 自由 平等 博愛 或者死亡 前三項普世價值為人熟知 而 死亡 一語卻為後世詬病 把反對革命的人推上斷頭台 自然難免恐怖統治來臨 然而 假如政治放棄了普世價值 一個國家和其國民又會變成怎樣 在 半吊子的左翼 不自覺的維穩 一文中 陳雲批評左翼主張所有工人權利均等 為 泛道德主義 罔顧移民問題對香港帶來實際的衝擊 這種所謂現實政治 Realpolitik 的考量 正代表抽空了道德的政治 長居香港的外傭為何不是公民 陳雲提到兩個社會現象 一是外傭循司法途徑爭取居港權 二是愈來愈多內地孕婦來港生育 我認為 這兩個現象的差異 不能不加細察 外傭本身已在香港工作和居住 已經某程度融入了本地的住房 交通 醫療和公共生活等 現在的問題在於 他們常居香港但被完全排斥在公民權利之外 造成法律和政治制度皆無法保障其人權 他們變成一台台家務機器 隨中產階級任意買賣 排斥外傭 令社會政策漠視外傭的需要 變得順理成章 以致一直重加剝削 令原來的文化差異更形僵化 某些政黨強化香港人身分單一的論述 黃皮膚中國人 過傳統的節日生活 塑造香港為封閉的文化 令 香港人 在 非我族類 面前更形優越 這一刻 1911年辛亥革命力求實現的自由平等博愛 這些普世價值統統拋諸腦後 自由 平等 博愛 或者死亡 其實可以看成 沒有了價值 也就沒有公民權和人權 人也就不再是人 這正是外傭之所以成為 問題 的原因 製造 香港人 拖延長遠城市規劃 至於 愈來愈多內地孕婦來港生育 意味全港人口將會隨新生嬰孩而膨脹 而這些新生人口原本不在各項社會政策規劃的範圍內 政府本應詳細研究和長遠規劃 如何應付人口增長 調整房屋 教育 醫療和社會服務 陳雲主張 香港必須重奪居留人口的審批權 這看似簡單可行 然而真正的難題在於 為什麼現在 香港人 可以決定未來 香港人 的成分 誰有權界定 香港人 的成分 陳雲認為 香港有中西糅合的城邦格局 既有殖民地良好的司法傳統 又保有獨特的粵語文化和本土意識 然而 這種論述無異於排斥各種隨處可見的 非 本地文化 例如南亞文化 從內地各省市來港定居人士帶有的地區文化等 完全無視本地文化的混雜性 hybridity 輕視文化經由持續交流和生成而維持其生命力 誇大 香港人 或 我們 的同一性 毋寧是標籤一直共處的異己文化為 邊緣 小眾 甚至 偏離 doaevtiin 1980年代港人發明 阿燦 的稱號 今天唾罵 蝗蟲 霸佔社會資源 同樣是篡改香港文化容納他者的歷史 這種製造 香港人 的過程 與其說是真實的歷史 不如說是政客迎合民粹傾向的意圖 方便政府管治 政府推卸長遠規劃社會政策和城市發展的責任 忽然變得合理 我們應當注意 一方面政府輸入外地專才 維持競爭優勢 另一方面 對超過120萬的貧窮人口視若無睹 拖延處理人口老化問題 鼓動民粹的政客得票 社會卻陷入危機 民粹修辭抗拒理性分析 只要維持現況 以鞏固一己的經濟利益為前提 漠視社會公平和長遠規劃 左翼是超越民粹的政治願景 針對這種民粹傾向 約束現實政治的道德有其必要 我們應主張 所有長居香港的人 外傭 新移民和政治難民 跟其他香港人一樣 理應平等地享有公民權利的保障 這不是什麼 泛道德主義 也不是廉價的 全世界工人大團結 而是左翼的政治願景 節制資本主義 建立公平的社會 重建香港 令港人不再視貧富懸殊為經濟增長理所當然的後果 不再接受種族 文化和階級差異造成的不平等 也不再容忍政治淪為民粹的修辭 因為大家心裏都很明白 不講道德不負責任的政治 只會淪為明文規定的掠奪和剝削 以及不顧廉恥的枱底交易 編後語 據悉 陳雲將於 香港城邦論 一書 整體闡述右翼本土意識主張 詳情可繼續留意本報 作者簡介 劉況 曾留學歐洲 熱中於跨文化和跨學科的研究視域 近年於大學任教中西哲學和人文學基礎課程 文 劉況


Next ARTICLE
ALL NEWS
PREV ARTICLE
ALL NEWS